信息

乡村小学的“水中生花”艺术课堂

2020-12-16 点击量:65次

在提前调配好的画液上,颜料轻轻滴落随水波晕开,一番精细描画后,将白纸盖在水面上吸取颜料,再慢慢抽离—— 一幅美轮美奂的多彩画作就这样奇迹般地诞生了。

12月8日下午,在上高县上甘山中心小学美术教室,记者目睹了这种“水面作花,纸拓成画”的艺术创作,惊叹的同时也深深为之感染。

教孩子们作画的宋雅婕老师告诉记者,这种绘画技法来自土耳其的一项工艺,称为大理石纹湿拓画,2014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湿拓画入门简单,零基础也能画,孩子们特别喜欢。”宋雅婕介绍说,自2018年开设湿拓画课程以来,学校已策划多个湿拓画创作主题,让孩子们的美术课堂妙趣横生。

调配画液、上手点彩、描绘图案、纸拓入画、烘干定型……在美术教室,记者看到孩子们在宋雅婕老师的指导下,认真地完成好湿拓画的每一个环节。

没多久,一幅幅色彩鲜艳、充满想象、富有童趣的画作就相继在孩子们的手中诞生。“这幅画叫《盛放》,是一朵盛开的鲜花,象征着我们色彩斑斓的童年生活。”三年级的曾玺庆第一个完成,她高兴地向记者展示着自己的画作。

孔雀尾巴、向日葵、荷包蛋……透过这一幅幅画作,记者真切地感受到孩子们对湿拓画的热爱和丰富的想象力。

2018年9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教美术的宋雅婕接触到湿拓画,并产生浓厚兴趣。“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一滴滴斑斓的颜料在水面上慢慢染出色彩时,内心为之一颤。”宋雅婕说,“因为觉得简单易学,当时我脑子里就有个想法,将这种水上作画的技艺学会,然后教给孩子们。”

宋雅婕从网上买来颜料、画粉,利用课余时间自学湿拓画技艺。

“湿拓画技艺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主要难在画液浓度的把握与调配上。”宋雅婕说,只有画液和颜料两者之间达到完美和谐的程度,才能顺利作画,否则画面就容易糊掉、散开。

经过多次反复试验,宋雅婕终于摸索出画粉与水的比例,调配出浓度与颜料相匹配的画液。

湿拓画教学最先在一个班开展试点,由于课程深受学生喜爱,当年上甘山中心小学把湿拓画作为一门特色校本课程在各年级推广。

湿拓画拓印的载体除了画纸,学生们还把湿拓画印在自制的陶瓷杯以及衣服、手帕、扇子和背包等物品上,在学校教室里、走廊上,随处可见湿拓画或由湿拓画衍生而来的艺术品。湿拓画,成为上甘山中心小学一张金灿灿的名片。

2019年,在上高县“一校一品”校园文化创建活动中,上甘山中心小学的湿拓画作为特色精品课程获得业内一致好评,县教体局还组织全县中小学校长到该校学习观摩湿拓画技艺。

作为课程开设的推进者,上甘山中心小学校长晏琴对湿拓画有深刻的见解。“它不只是画,还是文化,还是历史。”晏琴说,土耳其奥斯曼历史文化专家查埃罗认为,湿拓画起源于盛世大唐,通过古丝绸之路传至中亚和中东,最终在土耳其发扬光大。

据宋人苏易简所著的《文房四谱》记载,唐朝艺术“流沙纸”,与如今的湿拓画制作工艺极其相似,然而这项工艺已在中国失传。2013年,旅土华人李昕桐把土耳其的湿拓画带到中国,开始在国内传授湿拓画技艺,而她也是土耳其湿拓画唯一外籍传承人。晏琴说:“在湿拓画教学中,我们不仅教技艺,也讲授湿拓画的文化历史,让孩子们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成长的力量。”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源泉。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指出要建成文化强国、教育强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上甘山林场党委副书记、场长郭志鹤说:“在大力推进文化强国、教育强国建设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将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方位融入学校教育,深入挖掘本土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开设更多的地方校本课程,打造传统文化特色阵地,帮助和引导学生厚植文化根基,增强文化自信。”



微信扫一扫

上高信息网